爱因斯坦相对论认为,重力可以导致相对时间变慢。如今,美国康奈尔大学科学家提出一种让时间相对停滞的方案,即通过引力场让光线的行进路线发生弯曲,从而产生一个时间漏洞。专家认为,时间透镜实验是首例真正产生时间间隙的实验,也是首例实现物体在空间和时间上同时隐形的实验。

  时间膨胀效应是相对论效应的一个特别引人注意的例证。它是首先在宇宙射线中观测到的。我们注意到,在相对论中,空间和时间的尺度随着观察者速度的改变而改变。例如,假定我们测量正向着我们运动的一只时钟所表明的时间,我们就会发现它要比另一只同我们相对静止的正常走时的时钟走得慢些。另一方面,假定我们也以这只运动时钟的速度和它一同运动,它的走时又回到十分正常。我们不会见到普通时钟以光速向我们飞来,但是放射性衰变就像时钟,这是因为放射性物质包含着一个完全确定的时间标尺,也就是它的半衰期。

精要主义(Essentialism)   精要主义出自格雷戈·麦吉沃恩(Greg McKeown)《精要主义》一书,主张只做该做的事情,把精力、时间集中到少数重要的事情上。旨在让人们重新掌控自己的选择权,自主决定如何支配宝贵的时间和精力——而不再是许可他人替我们作出选择。[1]

  时间压缩理论(temporal binding)   时间压缩理论由卡迪夫大学的心理学教授马克•布纳(Marc Buehner)提出。马克•布纳认为当人们知道事物之间的因果关系时,人们可能会缩短这两个事物之间的时间差。